被央视点名!中国家长最担心的事,终于发生了!

被央视点名!中国家长最担心的事,终于发生了!
原标题:被央视点名!中国家长最担心的事,终于发生了! “中国家长最担心的事,终于发生了!” 来源 | 投资家(ID:touzijias) 作者 | 刘晓月 这几天,央视在微博上发表的一篇《直播平台借免费网课向学生推广网游》的报道,引起了家长们的广泛关注。 据央视报道,以游戏类、社交类服务为主的直播平台,比如虎牙,在今年2月初宣布开展“停课不停学”活动,为广大师生提供坚实的技术支持与一站式教学服务。 然而,直播平台挂着“学习”的羊头,却卖起了“游戏”的狗肉。当你进入这些APP,扑面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网游的兴趣选项,在跳过这一步骤后,也需要从首页栏目板块中,拉到最后一项,才能找到“一起学”也就是上网课的板块。 这也就是说,想在要虎牙上进行网络学习,必须要先浏览大量游戏、交友信息。即使是你进入一个网课直播间,也能在下面的版块中找到各式各样的网游广告,而且一点即转,直接使用微信、QQ便可登陆,操作十分的便捷。 更可怕的是,除了“游戏”之外,更有大量的“不堪内容”! 直播平台上在线教育栏目旁的二次元区里,多为“封面香艳”的女主播,而且会被平台重点推荐在首页。这些女主播会以露骨、暧昧的语气“求打赏”,打赏回馈除个人写真外,还有一些不可描述的“福利语音”和“福利小视频”。 这事让广大家长愤怒不已,本以为是能让孩子“停课不停学”的虎牙,谁知却变成了威胁孩子精神健康的“毒牙”! 一 平台赚得盆满钵满, 孩子的相关惨剧不断发生 在疫情期间,直播、游戏等线上平台,却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,用户量不断激增,收入也是接连大涨。 比如虎牙直播,2020年的Q1财报显示,其在一季度的直播收入达到22.75亿元,占总营收的94.3%,同比上涨46.5%。同时,2019年Q4到2020年Q1,虎牙移动端月均MAU从6160万增长到7470万,涨势迅速。Q1总付费用户人数突破610万,同比增长13%,这个数据比虎牙预测的550万付费用户多出了10%。 还有斗鱼平台,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疫情之下向中小学开放平台的这段时间,斗鱼每天最多增加了3000多个直播间,是去年同期新增直播间的7倍,开播时长、日均UV均有大幅度提升。 以及腾讯游戏,财报显示,腾讯网络游戏业务一季度实现营收372.98亿元,同比增长31%,占总营收比重为34.5%。在游戏板块的大力推动下,腾讯2020年Q1营收和利润双双超过市场预期。财报发布第二天,其股价就创下2018年3月以来新高,总市值超过阿里。 然而与此同时,关于孩子玩手机的惨剧却是连连发生,有的掏空家中积蓄,有的因此走上绝路,有的挥刀砍向父母! 内蒙古有个15岁男孩,借网课之名打游戏,把妈妈的银行卡刷到仅剩5毛。 这个孩子的家庭经济条件很是拮据,妈妈没有工作,只靠爸爸每月3000多块的零工维持生计,但这个孩子打游戏充起值来却相当大手臂,一天之内就能刷几千块,直到妈妈想去医院看病才发现,卡里的钱从几万块,只剩几毛钱了! 辽宁有个14岁女孩,在偷偷充了6万块被家里人发现之后,从自家阳台上一跃而下。 5月,辽宁省葫芦岛市一个名叫刘歌的14岁初三女生,平时是个很懂事的孩子,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怎么好,平时买东西都要“货比三家”。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孩,因为一次玩游戏按捺不住充了点小钱,体会到些许快感,之后竟一发不可收拾,偷偷绑定了妈妈的微信支付并删除消费记录,着了魔似的疯狂充钱。短短一个月,61678元就砸进去了。 直到妈妈发觉账户余额不对劲,想查查是怎么回事,被愧疚和恐惧吞噬的女孩给妈妈发了最后一条短信—— “妈妈,是我干的,我不想活了。你能原谅我吗?谢谢你,妈妈。” 然后爬上窗台,一跃而下。 安徽有个中学生,因为控制不住玩手机,站在学校宿舍阳台上欲轻生,还给父母写下了一封遗书——“对不起,你们去生一个更好的吧,我控制不住自己玩手机,对不起。” 杭州有个15岁女孩,从19层高楼上一跃而下,就是因为玩手机遭到了家长责骂,一时想不开而走向绝路。 南京一个3年级的孩子,因为父亲不让他玩平板电脑,竟然拿起了剪刀戳向自己的父亲,真的让他受伤了。 二 平台如何引诱孩子上钩 种种触目惊心的案例,既让我们感到痛心,也让我们感到害怕——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孩子,因为手机而走向极端? 诚然,是因为孩子不懂事、缺乏自制力,也是因为家长老师缺乏合理的教育方式…….但更重要的是,是平台的故意纵容,乃至引诱孩子的沉迷! 在各大平台普遍存在流量焦虑,普遍高度依赖游戏以及打赏、分成等收入的情况下,又有钱,又没什么辨识力的孩子们自然是他们最重要的用户,也是最重要的“金主”。 于是,大量杂七杂八的内容被混杂在教育类、学习类内容之中,孩子们怎么就能准确分别出哪些是对他们有益的,哪些是对他们有害的? 打赏操作更是极其便利,直播平台一次最高可以充值99万元,这么小的孩子,怎么知道大人挣钱的辛苦?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《通知》规定,同一网络游戏企业所提供的游戏付费服务,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,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,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。 然而不管是游戏软件还是直播软件,充值付费只需用户点击购买,直接跳转第三方支付平台,可以直接付款,无需验证充值用户是否为网银账户主体;且平台的充值门槛却是低到没有底线,快手单次充值可达100万元、一直播单次充值金额最高为99.9999万元。 而所谓的“未成年人”模式,更是成为了摆设中的摆设。以斗鱼为例,平台并不强制要求未成年人进行实名认证,而个人资料即便填写未成年人的年龄信息,系统也不会自动跳转青少年模式,必须手动设定,也就是说,未成年人是否选择青少年模式全靠自觉。 虽然国家出台了雷霆政策,但想让平台把赚到手的钱吐出来,实在是难上加难。 最高法出台的最新文件指出,未成年人在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过程中,通过充值、“打赏”等方式支出的款项如果与其年龄、智力不相适应,则该付款行为属于效力待定的行为,需要经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认后才能发生效力。 但据记者实际体验调查,18个APP仅有2个退款成功。这些直播平台的退款流程极其复杂,除了要求家长提供身份证、户口本、出生证明、账号等证据外,甚至有要求提供未成年人充值时的监控视频等证据。即使提交了相关证据,平台也会各种推诿、各种原因拒绝退款。 心理学家亚当·奥尔特曾说:“游戏、八卦、直播等娱乐产品,就像毒品,一不留神就能让人上瘾,难以戒除。” 在平台的种种套路之下,你我这样的成年人都不一定抵挡得住,更何况那些心智尚不成熟、自控力较弱的孩子? 三 少年强则国强。我们实在无法想象,若是放任这些祖国的花朵们,持续在网络中沉沦,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? 这个问题,已经是刻不容缓。《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9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为1.75亿,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.1%;而用互联网来玩游戏、上网聊天、看短视频的孩子,分别占比达到了61.0%、58.0%、46.2%。 无论如何,各大企业们都忙着跑马圈地、追逐利润的同时,绝不能忘记自身的社会责任。而相应的监管,也需尽快跟上。 “虎牙们”的“毒牙”,该拔了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